太阳城注册

当前位置:主页 > 太阳城注册 >

为什么在鼓励生育的苏东国家出现人口负增长问题

作者:太阳城 发布时间:2018-08-03 12:54

[摘要]前苏联东欧和古巴地区还没有演化出足以在养育扶助方面取代社区功能的机制,就动手改造了传统社会。由此带来的未富先老格局,成为了巨大的社会隐患。

罗马尼亚电影《四月三周两天》中,女主角因为法律严禁堕胎,不得不出卖色相换取给朋友做引产手术的机会。但为什么在鼓励甚至强制生育的列宁主义国家,却普遍出现人口负增长的“生育诅咒”?

文|上世纪80年代末,苏东国家为何急速解体?

这个问题可能招来了史上最多的马后炮——经济学者看见计划经济的弊病,政治学者看见全能体制的不可行,技术决定论者看见的是石油-钢铁帝国输给了电子帝国,军事决定论者看见的是阿富汗战争的持续失血和美国“星球大战”计划的威慑……

为什么在鼓励生育的苏东国家出现人口负增长问题

苏联入侵阿富汗图:苏联原以为可以在3个月内结束战争,最终拖延了一年之久

然而,很少有人注意的人口原因,却可能是最重要的因素之一。

苏联欧洲部分人口在二战后急剧老龄化,劳动力不断萎缩,而晚于苏联二三十年进入社会主义的东欧诸国,也在苏联解体二三十年后,经历了不间歇的人口萎缩危机。

这些国家的经济问题是不是本来就和转型道路没什么关系,只不过是原苏联“未富先老”人口问题的延续?

这种施加于苏东国家的“生育诅咒”又是如何产生的?

未富先老的阵营

俄罗斯的人口问题无疑是苏东社会主义阵营的典型。关于俄罗斯人口,最著名的一张图就是“俄罗斯交叉”。

从图中可以明显读出,早在六十年代,俄罗斯生育率就跌破保持人口稳定的替代生育率水平(平均每个女性生2.1个孩子),八十年代更出现雪崩式的生育率大跳水。反而是剧变后的九十年代,这种直线下降的趋势变得平缓了一些。

为什么在鼓励生育的苏东国家出现人口负增长问题

俄罗斯千人出生率和死亡率趋势图

如果和财富水平联系起来,俄罗斯就是一种典型的未富先老。在这种格局下,苏俄即便放弃休克疗法,一步转型到位,国势衰落的结局都难说会有多大变化。

这并非俄罗斯的特殊国情。如果把住户年度中位数收入在两万美元以上的国家定义为富国,把在这个水平线以下的、老龄化水平到了人口负增长地步的国家称为“未富先老”,在世界地图上绘出这些国家的空间分布,结果必会引起某些人的恐慌:

阿尔巴尼亚、亚美尼亚、白俄罗斯、波斯尼亚、保加利亚、克罗地亚、立陶宛、乌克兰、匈牙利、罗马尼亚、塞尔维亚、俄罗斯、古巴…

——所有这些国家都分布在前苏联发起的“经济互助委员会”势力范围,包括远在加勒比海的古巴。古巴和白俄罗斯的情形,证明了这些地区的人口负增长与苏联溃败无关,因为这两个国家有幸免于剧变。

有一种观点认为,低生育率是由于女性工作参与率高,它很符合我们的直觉,女性就业率高会降低生育意愿,而社会主义国家普遍鼓励男女平等就业,生育率不高应该是很正常的事。

但仔细比较就会发现,前苏东国家的低生育率并不与此有关。比如古巴劳动力中女性比例约为38%,略低于邻国多米尼加共和国的39%。而古巴徘徊在1.5左右的总和生育率远低于多米尼加共和国的2.5。

为什么在鼓励生育的苏东国家出现人口负增长问题

2009年一环保博客绘制的世界人口负增长图:红色代表人口负增长,紫色代表负增长即将到来。在这图绘制完成之后,紫色的古巴迎来了人口负增长。非洲两国和北朝鲜的人口负增长非老龄化所致,而日本和格陵兰则属于已富地带

生育问题无疑严重拖累了各国发展,那么,为什么前经互会国家普遍出现“未富先老”问题?影响人口变化的因素有很多,几乎所有自然、社会因素都有影响。似乎这个问题很难解答。

但如果仔细分析,答案并没有看起来那么复杂。

为何不愿生孩子

传统上,每个民族几乎都有鼓励生育的习俗,它们是高生育率的重要保证。而社会主义的重要特征,就是打破传统,构建新社会。

首先是宗教。古老的信仰或传统几乎必然包括了鼓励生育的内容,否则它无法在漫长的竞争和灾难过后延续下来。无论是基督教里的神谕“滋生繁衍、遍布大地”还是儒家的“不孝有三,无后为大”,都加大了种族生存延续的概率。这些鼓励生育的传统并非是泛泛的理念,而是有家族合资供学、寺庙慈幼服务等等现实资源作支持的。

为什么在鼓励生育的苏东国家出现人口负增长问题